咸鱼尖叫的四一

昵称四一。本命柱斑,火影、漫威、凹凸为主食,但什么都吃,不雷逆cp,bl,gl,bg,我都可以。以及,哲学逗比两不误。

【白鹦鹉的森林*柱斑】

想写脑洞脑洞脑洞。
重温了《白鹦鹉的森林》,脑洞开得大发了。
估计有整整一个系列的吧?像什么斑柱或者柱斑啊,幼扉*亡者泉啊……可能还有一些bg组合和火影其他组合吧。
Emmm所以说先放上一段吧。

#——#
第一个是柱斑的故事,融合了【粘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这首歌。所以强烈推荐B站的这个版本!!!太太做的超————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0545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CDF9BC4C-5B43-473E-B5F7-941195AE2C305945infoc&ts=1531702565689

#——#

传说,纯白的鹦鹉是亡灵路上的使者,是人的思念的信使。寻觅着亡者的名字,能把活人的思念带给已经死去的人,也能带着活人去探望过去的亡灵。

#——#

自从终结之战之后,千手柱间的身体状况就不太好了。似乎所有的旧伤都一股脑儿的爆发了出来,身体钝钝的疼着,连带着千手柱间的心。

第一个半年,他只是咳嗽。

第二个半年,他肉眼可见的虚弱。

第三个半年,他弱不禁风。

曾经的忍者之神拒绝了所有人的治疗请求。作为木叶最好的医疗忍者,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的身体救不回来了,还不如早点放下,早点交接。

卸任的那天晚上,千手柱间久违的做了一个梦。

古朴却又高雅的装潢,明明是传统日式建筑,周围却挤挤挨挨的养了颜色各异的热情的花。浅绿色藤条围绕着招牌,写着大字:“珠宝首饰店”,相当反差的简单粗暴。

“你,好。”呆板板的声音吸引了柱间的注意——那是一只鹦鹉,雪白极了的鹦鹉。一头炸呼呼的白色羽毛,红色的眼睛带着居高临下的蔑视,看起来格外的像某个人。

“斑!”千手柱间情不自禁的大跨了一步。可能是动作太急,惊得鹦鹉“呼啦啦”的一下子不见了。

千手柱间感到有些失落,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飞走了一样。“啊,就连
你也不愿意理我吗?真是过分啊。”千手柱间喃喃了一句。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难得的,他感觉身体轻盈了几分。困顿猛然席卷了千手柱间的意识,他打了个哈欠,盘腿坐在了白鹦鹉的树下,眼神有些懵懵瞪瞪的样子了。

“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只白鹦鹉回来。”千手柱间做了一个揉脸的动作。

过了许久,没有等到纯白鹦鹉,倒是那家处处透露着反差的珠宝首饰店突然开门了。吱呀一声,有个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的声音似曾相识:“让白鹦鹉把思念传递给亡灵,可是要喂食才可以的。你这样吓到他了。”

嗯???千手柱间疑惑了,他有认识这个人吗?不过这样的话,那下次就白鹦鹉带心给斑好了。他强撑着给店主人一个感谢的微笑。

阳光暖烘烘的,真的很舒服。千手柱间有点撑不住了,身体的疲劳和精神的困顿让他一个不小心睡着了。他没有听到,店主人后面又笑着说:“但不知道你所思念的那个人有没有死呢。”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