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尖叫的四一

昵称四一。本命柱斑,火影、漫威、凹凸为主食,但什么都吃,不雷逆cp,bl,gl,bg,我都可以。以及,哲学逗比两不误。

【白鹦鹉的森林*柱斑(一、2)】

#——#
emmm私设多,而且人物把握不太好,只能说我尽力而为吧。现在是第一部分,然而还有有好几个部分。慢慢长路啊。
话说,有人愿意理我一下嘛 点一下小心心什么的 最好说句话嘞(・ิϖ・ิ)っ♡

#——#

红色曼陀罗——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一般认为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生前的记忆。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凡间的无爱与无仇,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

#——#

久违的,宇智波斑做了梦。

那是一片森林,高耸入云的笔直的树干,叶子稀稀疏疏的,像是白桦。隔三差五的,有曼陀罗点缀在落叶之中,红色的零星夹杂在黑色的里面,份外的诡异。

周围很暗,呼啸的风隐约带来了狼的嚎叫。粗略估计一下,这里已经被狼群包围了,很是危险。明明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宇智波斑却罕见的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

毫无疑问,宇智波斑是强大的,骄傲的。他把自己武装得像是不败的战神,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无时不刻是这样的了。

但千手柱间说的没错,宇智波斑也是个温柔的人。只不过他用冷冽的武装包裹了他的柔软,甚至会刻意的压下自己的脆弱,以达到更强的状态。

夜深人静,睡意朦胧。只有在这种时候,名为“心如死灰”的情绪才会悄然出现。

他不想动了,反正是在梦里,偶尔无所谓一下也挺好。

失去了一切,只留下了一身伤和梦想的宇智波斑这么想着。

#——#

“斑,对不起。”
“斑,我好想你。”
“斑,我的心好疼啊,空空的。”
“斑,我们的梦想不是正在实现吗?为什么你要放弃它?有什么我们可以一起改变啊。”
“斑——”
“斑!!!”
“斑……”

光突然出现,透过眯起来的眼睛,把那只洁白的大鸟清晰的映在了宇智波斑的眼里。

狼群跑了,彼岸花谢了,千手柱间喋喋不休的声音顺着白鹦鹉的嘴灌进宇智波斑的耳朵。想到了千手柱间长满蘑菇的消沉模样,宇智波斑没由来的肝火猛涨,又有些习惯性的想要妥协。

但是。

“斑……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呢?”
“对不起,斑……”

柱间啊……

我讨厌输。

感情上的事我已经输给了你,我宇智波斑心甘情愿。

但我们终归分道扬镳了。

我不认可你的木叶。

既然如此,那就比比看,谁先实现我们的梦想吧。

#——#

宇智波斑是被疼醒的。

心脏呼哧呼哧的剧烈跳动,呼吸急促,之前的伤口仿佛从未愈合,鲜明的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如今,距离终结之谷一战已经一年有余,但那战实在太过惨烈,伊邪纳岐也无法让宇智波斑的伤口恢复如初。

简陋的乡间旅店,房间不仅小,而且还有点漏风。卷着被子,宇智波斑从“吱呀吱呀”的木板床上坐起身,一口吞下了药。

黎明将至,他要准备动身了。

#——#

为了实现月之眼计划,宇智波斑现在正在大陆上东奔西走。

当前最重要的一环,自然是开启轮回眼。这也就是宇智波斑来到这个喊三声传不出响的地方的原因——传言,这里有一位神医,不仅妙手回春,还能重接断肢。

妙手回不回春宇智波斑是不知道的,但他能确定,那位“神医”精通人体移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会活着,甚至转职成为了什么劳什“神医”,但这位,可是那个有名的“血继掠夺者”呢。

#——#
森林的中间是满满的桔梗花,围绕着中心的屋子盛开着。能经营出这么宁静的景致的人,怎么说应该都不会差吧?但宇智波斑可不会这么想。他甚至没有分给这美景半毛钱的怜惜,风风火火的一脚踹开了屋门。

“神的现世!”奇形怪状的老头惊叫。巨大的声响没有吓到他,反而是对宇智波斑不经意的一撇,让那屋里的老头猛的跌坐在了地上。

像虫子一般蠕动了一会,怪老头眼神疯狂的瞪视着宇智波斑,爬了过去:“神!神的现世!救赎我吧!我已经知道我的错了!我在赎罪了!”

在这种诡异而又可笑的背景音中,宇智波斑感到了诧异。在羽衣一族还没没落的时候,羽衣久——就是这个老头——虽然是精神上有点不对劲,但还算是正常的科研人员。多少人体移植是他主持,可以说,羽衣一族最后的强盛有他一半的功劳。

所以,怎么变成这样了?这样的老疯子,还有能力做人体移植吗?

当然,纵使宇智波斑内心千回百转,他也得忍住一扇子扇死这老东西的冲动,好好了解情况。

宇智波斑高傲的抬起头,以一种蔑视而又嫌弃的眼神看向匍匐在地的羽衣久:“既然如此,开始你的陈述吧。”

果不其然,羽衣久开始唠唠叨叨地叙述他的忏悔。

让他看看,羽衣久有没有利用的价值吧。

#——#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