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尖叫的四一

昵称四一。本命柱斑,火影、漫威、凹凸为主食,但什么都吃,不雷逆cp,bl,gl,bg,我都可以。以及,哲学逗比两不误。

【白鹦鹉的森林*柱斑(一,4)】

#——#
啊——我已经被花儿乐队的穷开心洗脑了,请,务必听一下这首歌!第二部分的梦境循环,就是《穷开心》

b站的视频!
up主是千手吧台子
下面是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4072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0BB1A68-48E0-4C5C-BF11-6FBE7AD67C1451813infoc&ts=1533581563195

#——#

对于斑的宣言,目前身虚体弱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打了个颤。那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舒爽战意,让千手柱间再次想到了宇智波斑。他的嘴唇微动,眼神露出了忍者之神的风采,眉宇一瞬间变得锋利。

所以,毫无疑问,正在餐桌上吃饭的千手柱间不仅被妻子水户用更厚重的披风裹得像一头熊,还在自己孙女面前,被弟弟敲了脑袋。

“大哥?”千手扉间开了声,“你不会想到了宇智波斑了吧?”对此,千手柱间哈哈一笑,含含糊糊的盖过去了。气氛本来就很生硬的餐厅,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只剩下千手纲手咿咿呀呀的脆嫩童声。

自从宇智波斑死了之后,他的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个炸弹。只要一提起来,无论当时聊的多开心,气氛多热烈,千手柱间都会马上沉寂下来。

酒饱饭足,千手柱间有点困了。但他的腿上扒着千手纲手,那孩子笑得天真浪漫,伸出软嫩的小手,要他抱。

千手柱间兀的想起来,其实宇智波斑以前是很喜欢孩子的。只可惜他气势凌人,总会吓退那些孩子,久而久之,也不在做努力了。小纲手那么活泼好动,大概是不会怕斑的吧?

斑那么好。千手柱间偷偷地想。但……。是我错了吗?

“哟西!爷爷抱你飞高高!”最终,千手柱间败倒在小孙女的卖萌攻势之下,把心心念念的斑暂且放到了一边。

水户看着活力十足的爷孙俩,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可是她又很快的把这笑容收了回去,她想起在刚刚饭桌上的事,想起嫁给千手柱间之前听过的传闻。

柱间是个好男人,是顾家的男人,但也仅仅是顾家。他对家的爱和关心是及格水准,用心但是不竭尽全力。

宇智波斑。

自漩涡水户结婚以来,她听了如此多千手柱的闲聊,而这其中有一半是和宇智波斑有关。

宇智波斑。

她丈夫的挚友,兄弟,天启。除了登堂入室喜结连理,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最为亲密的身份都被他占据了。

老实说,漩涡水户还是挺吃醋的。虽然敬宇智波斑是个强大的忍者,但这样把她的丈夫的精力抢走,真的是过分了。

好在他已经死了。现在,无论是木叶,还是她的家,都安全了。

……真的吗?她心底发出了小小的叫喊。

女人的直觉,真是令人惊恐。

走到客厅,漩涡水户体贴的接手了那个玩的正起劲的小团子,示意看起来比较疲惫的千手柱间去休息了。

今天的木叶,依旧风平浪静。

#——#

节奏欢脱,动感十足,混杂着脱线搞笑的歌词,宇智波斑实在是被这种奇奇怪怪的调子给烦坏了。

暴动的查克拉对可怜的房间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破坏,但然并卵。他的大脑里依旧循环着今天的梦,典型的青梅竹马欢喜冤家风格,透露出一种诡异的某千手和某宇智波的既视感。

令人糟心的不仅仅是这些个梦,更多的还是移植实验依旧没有什么效果。实验已经卡住了,羽衣久依旧胡言乱语的说着什么“神原谅我”“白鹦鹉大人求你不要再把那些可怕的东西带过来”。

柱间细胞移植开始的第五个月,宇智波斑依旧没有能够摆脱日渐猖狂的梦。

阴阳遁开始研究的第二年,宇智波斑打算再去一趟六道仙人的遗址,准备开始施术。

#——#

评论

热度(12)